爸爸让我肏妈妈
主治大夫爸爸让我肏妈妈
晚上用过晚餐,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直学习到晚上九点。我暗下决心,一定要认真学习,考上重点高中来报答爸爸和妈妈。我正要收工的时候,妈妈端着一杯牛奶进来了。“小..
同林鸟【训诫】
几孤风月同林鸟【训诫】
※娱乐圈年上训诫 天才导演×天才演员 闻霖×殷薄言 新锐导演闻霖以处女作《囚牢》一举捧红新人演员殷薄言,拿下该年度金鼎奖最佳导演、男主角,两人三年来合作亲密无间,渐生情愫。 然而,殷薄言却在闻霖丑闻缠身时果断抽身而去,彼时闻霖被打落谷底,业内皆知殷薄言忘恩负义,二人从此决裂。 五年后,功成名就的殷薄言再次见到了声名再起的闻大导演,他红着眼眶追到闻霖家里,要求闻霖执导他的新片。 闻霖不置可否,只拿着藤条,冷着脸提出另一种关系 ——你知道我的规矩,薄言 殷薄言沉默着脱掉衣服,颤声说 ——好,我答应你 阅读提示: 1、内含大量私人xp,包括但不限于sp、鞭穴、道具放置、姜罚、罚坐、晾臀,小圈文学,非喜勿入 2、非典型训诫/bdsm,攻受为平等关系 3、破镜重圆梗,部分追夫火葬场 4、单性 5、未成年禁入
乱炖大合集
今夜无眠乱炖大合集
本作品均为双性设定 最新篇预告: 【暗恋清冷乖巧尖子生同桌的许郁,为爱化身变态跟踪狂,在同桌放学后尾随下药迷晕抱回家,蒙眼play言语羞辱do漂亮老婆,老婆被do爽了摘下眼罩后主动,许郁反倒不知所措.....任由老婆在自己身上主动脐橙,没忍住射进了老婆小屄的最深处(攻是个性格阴郁的纯情大帅哥)】 ps:担心老婆第一次脐橙坐不稳的许郁双手紧紧握住老婆软乎乎的臀部防止老婆左摇右晃摔倒,贴心的阳光开朗大男孩一枚?(bushi)
第一次包二奶
伦理文学第一次包二奶
我在内地做生意以来,一直都甚安本份,许多北方小妹妹的诱惑,都沒有影响到我对太太的忠心。但自从美丽的出现,我就完全背叛了我在香港的太太,我
【总/攻】爆炒学长学弟
骨狸【总/攻】爆炒学长学弟
一攻两受,ABO加一点点bdsm,有动物特征外显设定~ 一点修罗场。 高二的小学弟,身影挺拔模样俊秀,分化成omega后就被不少人盯上。 却突然有天主动找上门来,抿着唇白着脸色自我推销,说他干净也便宜,问路辞…需不需要一个omega。 alpha吊儿郎当的眉峰微挑,第一件事就是哄着人先一丝不挂脱干净了,连条内裤都不剩下。 柔韧又漂亮的身体,因为大尺度的暴露不自觉的战栗。 学弟难堪的微微侧过头去,下一秒就被人转过身去掰开臀缝,仔细检查无措收缩的干涩嫩洞,揉的人忍不住的闷喘夹腿。 还要恶劣摸着人小腹上生殖腔的位置询问,到时候给不给操。 “能操这儿,价格就翻倍。” “…好。”学弟低声应的急,还不知道自己一时头昏许了什么出去。 路辞虽然手重,对自己圈起来的东西却多几分耐心,却不想这边刚定下,丢了的狗也重新找了回来。 第一时间就把自己新宠物绑了不说,还装模作样的凑上来,非要人跟人谈恋爱。 路辞皱眉瞧着,松口叫人进了家门。 当天晚上直接抽烂了两条数据线,把人打的浑身上下没一块好肉。 呲牙的小狗蔫下去,窝在沙发边上瑟瑟发抖,屁股半露,道道都带着血,除了闷声哭什么都不再敢。 亲生父母百般纵着养出来的那点纨绔习气,一夜之间就被人摧毁个干净。 “你再跟我硬气一下试试!”路辞冷笑出声来,手腕都是麻的。 “人呢,抓紧放了!” 高亮:爱不平等。(受箭头>攻,且两个受得到的宠爱不平等(当然也不会差很多啦)) 以及不喜欢抓紧撤退不要骂我呜 是也睡学长也睡学弟的故事啦!!!! 大睡特睡!! 首页有虫族总攻,古代总攻和娱乐圈总攻等文!有喜欢的也可以去扒拉扒拉啦!!
竹马他前后不一
时祁竹马他前后不一
沈知和傅祁算得上是一对青梅竹马,但沈知发现傅祁只会做她答应傅祁的,从不逾矩,答应可以亲,他就只抱着自己亲,但是答应可以做之后,傅祁像是脱了僵的野马,快停下啊,她有点吃不消了。 傅祁内心os,知知和我有身体接触了,那我就可以主动抱抱她了;知知亲我了,那我就可以把她亲哭了;知知同意做,那就大做特做,沈知让他停下,那不行,她已经答应了,再哭也没用。 作者第一次写文,自割腿肉,可能文笔不太好,求轻点喷,不会坑的,but可能会更的比较慢,因为我可能比大家只早几个小时知道剧情。 刚开始剧情可能有点多,为了后期铺垫,想着第一次写文尽量写的合理点。 作者xp:可能边缘性行为会比较多点,但是这是我一开始的设想,不知道后边会不会变。可能会有男主让女主diy的情节,反正就是酱酱酿酿。
淡蓝色的火越来越旺
草一由八淡蓝色的火越来越旺
五岁的林放一个人在放学的路上摔了一跤,青乌的膝盖流了血,回到家爷爷根本没看只是告诉他有了弟弟。 自从有了林长川后,从前可以快乐的日子林放只能捂住脸度过,放下手只能看见一张被打肿的硬邦邦的脸。 初中毕业便辍学只身来到北州打工,一个人很好,不用挨骂挨打没有同学的欺负,虽然很累,但只要睡一觉就好了。 直到18岁亲人离世,刚成年的林放被迫接受了还是消费者的林长川··· 很讨厌他,每天坚持不下去的夜里想要抛弃他,每天累到想死的心想要把他扔到河里,每天在店里被欺负的埋怨全都宣泄在林长川身上,只有那样心情才会好一点。 啤酒瓶的碎渣嵌进肉里,会有他为自己包扎,出租屋里的水电也会有他分摊,饭点的时候会有保温桶递上来,会无故出现的干干净净的屋子,甚至每次晚上会专门等他回来···暴躁的心相继沉寂下去,看着那双和自己相似的面孔,林放也会想自己没有辍学会不会也像他一样··· 没有人告诉他。每每在夜里听到的梦魇只有“活该,林放你自作自受··”身体止不住地颤抖,这时身边会传来很温柔地安慰—— “哥,我在呢,没事的,乖·睡吧··” 开放式的厨房里,林长川单手抱着林放又放在灶台上。 早晨的第一抹太阳射进阳台的绿植上,坐在台子上的男人一手撑着灶台,身边瓷罐冒出粥的清香,淡蓝色的天然气稳定地燃烧。 西装革履的男人在哥哥的眼里仍然是衣冠禽兽,林放抬起一双琥珀色的眸在身上游荡,右手轻轻扯了扯领带,男人甘愿沉浮在温柔腻闭的早晨,含住他的唇,慢慢品尝。 男人不满地推拒他,“我允许你吻我了吗?” 林长川伸长舌头舔舐他的粉嫩的唇,沉着嗓音低低道歉,“对不起。” “我不接受··”林长川想继续吻他,林放身子向后仰,害怕他摔了赶忙伸出一只手揽住他的腰,那人却不以为然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站着的人将另一只手撑在台面上倾斜身子,趴在耳旁说:“对不起,主人。” 还没来得及听见他又会说什么,林长川眼里只有那张张开的说不出好话的小嘴,用牙齿轻轻咬住。 粥的浮沫飘了起来,浇灭了淡蓝色的火焰,瞬间响起了滴滴的警报声,他淡然地伸手关上,这碗粥是喝不上了。 林放后仰着那只有力的手臂,双手松开勾住他俯下的脖颈,“要是让我摔下去,你死定了,林长川。” 偏头深深闻到他身上独有的清香味,双手更用力抱住他的头。 最后,被抱的高高举起的男人在离开房间后的半个小时,又被放在了床上,只是和刚才不同,衣服散落地掉了一路,房间传来一个人的长长的呻吟,树叶上的光斑在晃动,倒在床上的两人紧紧相连,分不开。 又重新开始煮的清粥在慢火熬炖,淡蓝色的火焰越来越旺···
高中时偷舔哥哥的大肉棒
三上悠亚高中时偷舔哥哥的大肉棒
有一天,半夜我起来上厕所时,发现哥哥在电脑前,不一样的是,他下半身没穿裤子,于是我就躲起来偷看。这是我第一次这么清楚的看到男生的阴茎,哥哥的阴茎现在翘的高高的..

好看的科幻最近更新列表